秋天,乘风归来,她挥舞着薄若蝉翼的翅膀徜徉在天地万物之间,将少妇般风情万种的娇柔旖旎在浅浅的酒窝里,揉成一抹深情款款,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惊艳,轻轻和着绵长悠远的歌子,袅娜似烟,飘然若仙,踮着韵味十足的舞步如约而至,向我走来。

  胡杨,如画家手中饱含深情的一撇,弹指挥笔间,轻扫山黛,略点丛林,跌碎落花,涂抹草毡,不经意时,已是层林尽染,满目秋卷,一地悠香了。

  父亲曾经说过:“人往往在逆境中成材,磨难会使人奋进,就像是沙漠戈壁中的胡杨一样,因为环境恶劣,所以才有着不凡的生命力......”

  当如花的岁月渐渐远去,随着日子如过筛子翻般一层层从我指缝中轻轻滑过,让我如沙漏般细腻的心思在时间老人的掌心里渐渐磨成一圈圈记忆的年轮,褪去一身稚气的我依然能记得父亲的声声叮咛。

  回首二十余年的历程,一路走来,因自己的年幼无知,曾碰壁无数,因自己的倔强高傲,被拒之门外多少回,每次过后,我都会无一例外的感到疼痛,亦会感慨人活的艰难,然而,这些从小到大的经历都让我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哭也好,笑好罢,擦干了眼泪,收起了落寞,还要一无反顾地继续走路,继续经历形形色色的生活。

  出生在西部边陲的我自小在在父母的掌心,朋友的呵护下,社会的大舞台上,我像是穿着红靴子在台上不停旋转的舞者,一边拼命挣脱被魔咒掌控的命运,一边试图穿越人群,滑过沿途的风景,一步步做回真实的自己,我想用一股执着不变的秉性,凭一腔蓄积的热血和勇气拾起那支多年前荒废的秃笔,在自己的世界里信手涂鸦,随意所意的畅所预言。

  记得我曾被一位前辈的问题给难倒,他问我“胡杨王”为什么迄今为止还依然

  枝繁叶茂、灼灼生辉?一脸惭愧的我却吱唔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他用简洁的一句“根深叶茂”,让我如醍醐灌顶、大梦初醒地深刻领悟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道理,一个人要想在社会的夹缝中生存,就要勤充电、勤补能,才能站稳脚跟,撑起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如果一个人连生存都成问题,理想的生活又从何谈起呢?

  眼下,又到了满地飘金的日子,我托起一枚凋零的胡杨叶,吹去上面浮着的一层尘土,数它金色的脉络,触摸它残留的温度,泪水又一濡湿了我的眼睛,如烟的往事在记忆深处一点一点地漫延......

  十月,是属于胡杨的,当然也是属于我和玲的,有人曾说过:曲高和寡、知己难求,在我们的友情经历过岁月的考验和磨炼之后,玲却在花开十分,由于意外,突然香消玉殒,魂飞烟灭,只留下世人满目的惊诧及串串为人扼腕的声声长叹后化做一枚纸蝴蝶,刹那间飘然走远,随风而去,失去了踪影。

  如今,当我再一次漫步在胡杨林,望着满地飘落的胡杨雨,秋风再一次拨弄林间熟悉的音律,夕阳染醉了一池的鱼儿,我徜徉在往昔的湖水边,不由的想起那首:“去年今日此湖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胡杨依旧笑秋风。”恐怕唯有秋风能解其中意了。眼下,浪花依旧、水光潋滟,大雁南归,随着黄昏缓缓上升,余辉荡漾着圈圈水晕的温柔,而我却再也找不回玲的倩影。

  有人曾说过,不见胡杨,不知生命之辉煌,胡杨在它的有生之年,演绎着“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的古老传说。

  在塞外戈壁,胡杨用一颗坚韧不拔、丝丝不倦的赤子之心阐述着对生命无限激情和热爱,凭着对命运不屈的轮回用一腔热血化做一股惊人的英雄气魄铸造出沙漠边缘的奇迹。

  在经历了千年的日夜星晨之后,繁华落尽,尘埃待定,你静若处子,将自己伟岸的身躯站成一塑不倒的丰碑,沉浸在世代子孙无限敬仰的目光里。

  你用疮痍满目的苍桑躯壳见证了生命的辉煌,你告诉世人,不论承受多少风沙肆虐,穿越多少春秋冬夏,既然活下去,就要牢牢扎根泥土,不能像根长叶短的豆芽菜,只顾一个劲地向上爬,不然,随时会被狂风连根拔起。

  你用西域舞者的勃勃英姿固守着对大漠无限的深情,你告诉子孙,当自己无法改变环境时,只有学会改变自己,就像书中所说,你不代表整个世界,但没有了你,你就失去了整个世界。

  在世间,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生死,而生与死隔着千年之久,却又在一念之差,我不由得想起苏东坡写下的“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的诗词,人生在世,凡难以用金钱衡量的东西往往都是最宝贵的,譬如像生命,因为无法预料和选择生死,所以更唯有珍惜生命,唯有呵护生命,唯有善待生命,才能在人生路上承载理想、责任、信念这些积极的东西,就像胡杨倒地时的那一刻,引来无数虔诚膜拜的人一样,因为岁月见证了它生命的价值,因为时光震憾多少世人对生命的奇迹的尊重,就如当年多年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老前辈,因为不去计较个人利益得失,不去在乎环境的优劣,才会摒弃都市灯红酒绿的生活,甘于一无返顾地来到大漠戈壁扎根边疆,奉献青春,谱写人生,想想如果没有前人栽树的付出,又哪有我们这代乘凉的人安逸生活?

  转眼,秋风瑟瑟,叶落花残,在这百花相继凋谢的时节,唯有秋菊卯足了劲,花开遍地,幽香沁人心脾,此景,让我不由得想起陈毅元帅的:“秋菊能耐霜,风霜重重恶。本性能耐恶,风霜其奈何?”

  我不爱玫瑰的娇艳,在它那华丽的外表下深藏着一颗脆弱而世俗的心,没有了金钱的依靠,它的美丽便如水中花,镜中月,将纯真无暇的爱挡在千里之外,让爱花之人翘首以盼,望断秋水。

  我不爱牡丹的雍容华贵,在它国色天香的高贵背后难以掩饰它富丽堂皇的孤芳自赏,“花中之王”旗号如天上宫阙,嫦娥奔月,高不胜寒,将市井平民的一腔的爱意缠绵拦在城门之外,只一昧地沉浸在锦衣华锻的贵族眼中,怒放在枝头高傲地招摇。

  相比较二者而言,我更爱菊的平凡,它凭借顽强的生命力,卑贱的如野花荠菜般随处可见,迎着清晨的寒霜,欣欣然笑靥如花,一簇簇烂漫纷纷,在万木萧瑟的深秋,争相怒放,弥香阵阵,引来蜂蝶游人的驻足,你怎能不说它是一处别样的风景呢?

  据古籍记载,菊花味甘苦,性微寒;有野菊和家菊之分,其中家菊清肝明目,野菊祛毒散火。中医多用以主治目赤、咽喉肿疼、耳鸣、风热感冒、头疼、高血压、疮疗毒等病症。若长期食用,还有“利血气、轻身、延年”的功效。

  这让我不由得敬佩秋菊的不凡,秋菊的心境,就如古人所说“胸无城府人如玉,腹有诗书气自华”,人不能以外表制胜,再华丽的外表,终会随着岁月的老去,而日渐失去如花的容貌,而知识不会因为多而贱,反而会在日积月累中,填满眼底透出的空洞,滋养心灵饱满的弹性,丰富生命有限的长度,使人们在简约、平淡的生活中沿着古人留下的足迹,将中国几千年来的国学文萃名扬千古,流传百世。

  心淡如菊,说的是人的心境,在经历了得失成败,爱恨情仇的是非恩怨后,所有的阵阵如烟往事会被历史的滚滚车轮辗碎在时光的隧道里,一去不复返。

  此时的我,平静如泥,心淡如菊,碾一泽墨香,绾一缕青丝,闲坐庭前看花开花谢,笑看云舒云卷,荣辱不惊,用清茶般纯净的眼光再看世间的人情事故、纷纷扰扰时,自然就多了几分宽容,几分轻松。

  生做胡杨,心淡如菊,我敬仰胡杨顽强的生命力,钦佩秋菊平淡如水的心境,大千世界,因为人有了理想、追求、信念,卑微的身躯才显得高大不凡,正如歌里所唱:“心若在,梦就在......”

  华灯初上,窗前的我依稀记得那句:“牡丹华贵,却不及菊之耐霜......”